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牛仔,你有没有想过睡你秀英嫂?”陈华生问道。

    “没有。”罗阳摇头。

    陈华生娶到一位貌美如仙的妻子何秀英,羡煞村民。结婚数年,却没有儿女。

    平时陈华生很少分烟给别人抽的,这时,他从裤兜掏出软盒红双喜,取了一支香烟递给罗阳,还帮他点燃香烟,两人蹲在罗阳家里承包的桔园里抽烟。

    见陈华生一味发愣抽烟不说话,罗阳感到好奇,“生哥,烦什么呢?”

    陈华生眉毛拧成了疙瘩状,一看便知他有心事,他吐了一口烟气,神情很委顿,“牛仔,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罗阳问道。

    把烟头丢掉,陈华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在作说话前的准备,张开嘴巴,露出一口因抽烟而黄黑的牙齿,咂了咂嘴,“牛仔,我要你帮的这个忙很特别,你先发誓,千万不能对别人说。”

    罗阳重重地点了点头,郑重道:“生哥,我不会泄露你的秘密的。”

    陈华生又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好像这样能增强说话的流畅性,“你也知道我结婚5年了,正常的家庭都至少有一个小孩,但我家却没有。”

    说起陈华生,宏运大队的人都很羡慕他,家里条件不算好,却娶了那么漂亮的妻子。

    还没有恋爱经验的罗阳也不知怎么安慰陈华生,他能想到的只是很普通的客套话,“生哥,慢慢来,以后会有小孩的。”

    绝望地摸了摸下巴,陈华生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你不知我家里的情况,你秀英嫂没什么问题,主要是我的问题,不然,早就有小孩了,唉!”

    没有安慰人的经验,罗阳说话也捉襟见肘,扯淡道:“生哥,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崎岖的,只要你坚持,应该会有小孩的。”

    陈华生自嘲地笑了笑,仰天吁了一口气,叹息道:“牛仔,你不会懂这些事情的,现在我的问题就是,不是时间的问题,是我身体出了问题,你明白吗?”

    罗阳不明白,但他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牛仔,我跟你说,一个家庭,如果没有小孩,那就不像家庭,每天只有我跟秀英坐在饭桌旁吃饭,冷冷清清的。”陈华生又点燃一支香烟,大口大口地吸着烟,他要靠香烟来提神,“以前,秀英还没什么,近来,她对我也开始冷淡起来了。”

    “哦,这样啊。”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她肯定要跟我离婚。”

    骤闻此事,罗阳想不出应该说什么话,只好做听众,陈华生来回地踱步,可以看出他心里很烦,几秒钟后,他仰头坚定地看着罗阳,说道:“牛仔,你一定要帮我!”

    罗阳愣了愣,不知能帮什么,问道:“生哥,你想我怎么帮你呢?”

    数次动了动嘴唇,但都没有说话,陈华生也显得有些紧张,他眼神闪烁,似乎还拿不定主意,直到把烟头丢掉,用脚重重地踩住烟头,借这一鼓作气的气势,他才敢把话说出来,“牛仔,我想请你睡你秀英嫂……”

    说着说着,好像中气不足了,后面的话就蔫了。

    “生哥,这……”罗阳咧嘴尴尬地笑了。

    在宏运大队里,不知多少男人想睡陈华生的老婆,看着秀英那古典优雅的脸蛋,怒突而出的上围,婀娜的腰枝,浑圆的臀,修长滚圆的腿,男人们就想入非非。

    平时,罗阳看到何秀英的时候,也觉得她好看。

    见罗阳脸红了,陈华生认真道:“牛仔,我不是开玩笑的。”

    与陈华生对视着,罗阳很窘,他没想到要帮这种忙,笑道:“生哥,秀英嫂不会同意的。”

    想到要与何秀英睡觉,罗阳不禁打了个兴奋的哆嗦。

    上来搂着罗阳的肩膀,陈华生缓缓地说道:“牛仔,跟你这么熟,我就直话直说了,我是想向你借种,只要秀英怀上了孩子,那她就不会跟我离婚了,为了挽留这段婚姻,我必须这样做。”

    罗阳咧嘴笑道:“生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没有干过那种事,我不懂行。”

    “用什么懂行,来,我教你。”

    随即,陈华生就从桔树上折了一条细枝下来,然后在泥地上画女人的体形。画好了要讲解的示意图,陈华生便做起“老师”,传授男女房事的经验给罗阳这位“学生”。

    在罗阳的人生里,这算是一件大事了,笑道:“生哥,要是秀英嫂知道了,她可能会打死我的,这事……”

    打断罗阳的话头,陈华生很自信地说道:“她怎么可能知道呢?我不说,你不说,那就行了,对不对?牛仔,我只问你,你愿不愿意帮我?”

    与陈华生的关系确实还不错,罗阳也不想看到他离婚,点头道:“生哥,从本心上,我是愿意帮你的,但这事很大……”

    抹了一把脸,陈华生神情有些疲惫,说道:“牛仔,我好不容易娶了个漂亮的老婆,却没法使她怀孕,你说我有多窝囊就有多窝囊,有时候,我想自杀算了,如果秀英要跟我离婚,你说我还怎么做人?”

    同情之中,罗阳还有不解之处,问道:“生哥,怎么才能弄大秀英嫂的肚子呢?”

    陈华生指点道:“打一炮应该就行了。走,也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到我家吃饭。我有办法让秀英昏睡几个小时。到时你办事。今晚我要跟她出外面打工了。年底才会回来。”

    在陈华生的邀请下,罗阳只好先放下手头除草活计,前往陈华生的家。

    一想到要帮陈华生这种大忙,罗阳既兴奋又紧张

    见罗阳神色不够自然,陈华生叮嘱道:“牛仔,放轻松些。做完之后,你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就行了。”

    罗阳局促道:“生哥,秀英嫂会不会突然醒过来?”

    若在办事时,何秀英睁开眼睛,罗阳觉得那是一件很窘的事情。

    陈华生以肯定的口吻道:“没事的。在两个小时内,她是绝对不会醒的。你放心好了。不用紧张的。”

    说话间,便已能望见陈华生的房屋了。

    罗阳想镇定下来,却始终有点儿慌,手心都出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