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可是当洪佳欣酒醒后,她是否会有平静的心境呢?

    或者会更忧伤,借酒浇愁反而会适得其反,也说不定。

    幸好明晚会有不少美人聚在一起过中秋,或许能让洪佳欣暂时记忆苦恼。

    再看睡在洪佳欣旁边的苏云,她明日多半要回家过中秋节。

    罗阳才想起还没有送月饼给苏云,最好早上找机会做这件事,毕竟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做。

    作为罗阳和洪佳欣的班主任,苏云很关心两位同学,特别是洪佳欣的事,苏云想帮,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出于爱护和好奇,苏云也很想知道到底洪佳欣的家里发生了什么情况。

    但这个问题,就连洪佳欣自己都不清楚,也就难以向苏云如实相告了。

    比如木炭的秘密,罗阳不便跟苏云多说,怕会给她惹来不必要的巨大的麻烦。

    其实罗阳也清楚,在他身边的美人,多多少少已成为他的敌手的攻击目标了。

    日后要保护好众美人,这事也不简单。

    幸好宏运大队是罗阳的地盘,等闲人进来,那是有来无回。

    陌生人一出现,就会有人通知罗阳。

    是以,只要美人们经常留在村子里,那总体而言还是安全的。

    何况祖孙二人,张静等美人本身就是高级练家子,只要她们还没达成一致的协议,那局面暂时就是平衡的。

    罗阳有点儿担心九阳殿和八仙堂谈妥交易,那就麻烦了。

    每每想到这些令人头痛而难以解决的事儿,罗阳只觉胸臆间被什么堵住了,很不畅快。

    从洪佳欣的房间出来后,罗阳便进了《神农经》的山水画里面。

    两个世界,两种感受。

    在山水画里,永远能看到湛蓝的天空,清澈见底的溪水,风景如画的山丘林木花草,还能呼吸到清新的空气,当真让人流连忘返。

    若条件允许,罗阳想一辈子在山水画里生活。

    当然,他想和美人们生活在一起。

    此时,罗阳脑际掠过一个有趣的念头:能不能带美人进山水画里呢?

    他还没有试过。

    兴奋之余,又考虑到若让美人们知道了这个天大的秘密,万一她们泄露出去,恐怕会惹来血光之灾。

    脑筋转了一圈,罗阳又冷静了些许,觉得现今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妙,待日后局面平静了,再跟美人过桃源生活也不迟。

    收拾好心情,罗阳扫视一圈,不见魂兽。

    “那个公的,还不出来?”罗阳说道。

    “主人,我在这里恭候多时了。”魂兽应声道。

    话音未了,只见魂盖便溜到了罗阳面前。

    万魂宗的镇山之宝魂珠,罗阳想拿进山水画里收藏。

    留在外面,终究不够保险。

    但魂兽害怕魂珠,还得找个办法解决二者共存的问题。

    “那个公的,我明日要拿魂珠进来。”罗阳说道。

    “主人!那我的力量会被魂珠完全吸光的。”魂兽害怕道。

    魂珠给罗阳的感觉,那是容易吸外面的力量。

    若想把魂珠里面的力量弄出来,则难似登天。

    这么说吧,就跟一个储钱罐一样,放钱进去很简单,要取出来,多半要打碎才能达到目的。

    “你没有听到两次很怪的声音?”罗阳话锋一转,又问。

    “主人,那声音充满了震慑力,我想可能是从魂珠里面传出来的。”魂兽答道。

    本以为魂兽了解那不明的声响,原来也不清楚。

    罗阳微微失望。

    在《神农经》山水画里呆到天亮时分,才出来。

    众美人起床后,苏云果真要回家。

    罗阳说道:“苏老师,吃了早餐,我送你回去。”

    在吃早餐时,苏云问洪佳欣要不要跟她回家过中秋节。

    洪佳欣当然同意,罗阳却反对。

    毕竟苏云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洪佳欣。

    万一有坏人趁机把洪佳欣给劫走了,那罗阳无法向洪中夫妇交待。

    昨晚跟女忍者步川奶照战斗了,罗阳跟那个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算是渐渐的撕破脸皮了。

    估摸那个日苯收藏家会无所不用其极来绑走洪佳欣。

    换言之,洪佳欣的处境更危险。

    只有把她留在身边,罗阳才感到更放心。

    罗阳要开摩托送苏云回家,就是让洪佳欣不要跟来。

    可是洪佳欣还是硬挤上了车后座。

    这么一来,苏云被夹在中间,只得不断往前挪。

    罗阳只觉脊背被两团弹性的温柔压着,挺舒服的。

    坐好了,罗阳才驾驶摩托上路。

    出了村子,苏云说道:“罗阳,佳欣,中段考很快就要来了,你们平时要多看书。”

    罗阳说道:“苏老师,放心,看我考前几名给你看。”

    此话一出,苏云和洪佳欣都笑了。

    须知罗阳是正宗的学渣,他说倒数第二,估摸除了肖大牛之外,没人敢说第一了。

    “罗阳同学,你别吹牛了。佳欣同学在这里,你不觉得害羞?”苏云笑道。

    “苏老师,咱们打赌怎样?”罗阳说道。

    彼时摩托正好从一个小坑洼驶过,车上三人都晃了起来。

    明明有好路不走,偏要从不平的路面过去,苏云和洪佳欣起先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罗阳,姐跟你赌!”洪佳欣说道。

    “好啊,班长,你要赌什么?苏老师,你也来下注吧。”罗阳怂恿道。

    讲真,凭借他的超级记忆力,他要考个好成绩并不难。

    但要拿全级第一,或许还办不到。

    这时又刚好路过一个小坑洼,按正常行车路线,本来不用从小坑洼驶过去的。

    可罗阳偏偏要往那儿走,车子晃着,车上的三人又抖了起来。

    洪佳欣不解道:“罗阳,你怎么开车的?”

    只听罗阳呵呵一笑,说道:“班长,怎么了?”

    忽然之间,洪佳欣领悟罗阳为什么老是往不平的路面驶去了。

    “苏老师,他要吃你豆腐。姐帮你教训他!”

    一面说,一面从后面伸手过来拧罗阳的肋。

    本以为只有唐桂花修炼成了掐功,不意洪佳欣也学会了。

    “苏老师,救我。班长拧我。”罗阳求饶道。

    他正在驾驶摩托,不能躲闪。

    苏云听了洪佳欣的话,俏脸陡地飘上两朵红晕,也知罗阳在耍小把戏了。

    “罗阳同学,你专心开车,别老是想那些羞羞的事。”苏云含笑道。

    “苏老师,我知道了。班长还在拧我。苏老师,救我。”罗阳龇牙道。

    幸好体内有真气,不然要被洪佳欣拧脱皮。

    她是真的下死力去掐他。

    须知洪佳欣是练家子,力气比唐桂花大多了。

    唐桂花就算将吃奶的气力都使出来,罗阳也不会感到有多痛。

    换了洪佳欣就不同了,若她全力来拧他,那真的会痛。

    她见罗阳故意吃苏云的豆腐,便要教训他。()

    。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