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雪纷纷,大地银装素裹。

    王昊颤颤巍巍的站立在一栋大楼拐角处瑟瑟发抖,尽管他已经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连脸也被遮挡住,但他依然感觉冰凉刺骨。他骨瘦如柴,寒风吹过让他他有些站立不稳,只能扶着墙勉强站立。

    天气很冷,但王昊的心,此刻有着一丝火热。

    在他期盼的目光中,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绝美女子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厚厚的羽绒服难掩她高挑的身材与窈窕的身姿。

    她右手还牵着一个五六岁,头顶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小女孩脸上红扑扑的,小脸蛋那么精致,显得那么可爱。

    不知为何,王昊从小孩的眉眼之间,仿佛看了些自己的影子。他此刻很想去抱一抱这个孩子,或是因为这是她的孩子,爱屋及乌。

    “麻麻,我想吃党。”

    “宝贝,今天不许吃糖,吃糖牙齿会坏掉哦。”

    女人浑身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小女孩噘着嘴,险些哭出来,女子有些于心不忍。

    “麻麻,我不吃党,你带我去看小脑斧好不好?”

    “好好好,妈妈带你去看小脑斧。”

    看到这一幕的王昊,眼眶中突然之间湿润。

    曾经,他梦想着这一幕,另外一边,那空着的位置,是自己。

    虽然今天依然空着,但他知道,那个位置已经不属于自己。

    心如针扎一般痛,眼前,却逐渐的模糊起来。

    “真好,她找到了幸福。”他口中喃喃道。

    借着微弱的力气,他躲进了角落,他怕自己引起她的注意。

    弥留之际,能见她一面,他已经知足。

    “妈妈说我生来渺小,如一抹尘埃,所以给我取名轻尘。”

    “但,你再是渺小,我的世界却只有你!”

    当初情至深处的话语依然回荡在耳边,犹如那一幕就在昨天。

    他以为他们会相爱一辈子,一切却在五年前戛然而止。

    他脸上笑容与痛苦交错,往事一幕幕的回荡在他心头。

    他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的那一夜,喝了酒,以一些子虚乌有的证据,污蔑她与人有染。然后,离开了她。

    他犹记得那一夜,她在房中伤心欲绝的哭了一整夜,而她不知道,在他们房外接头的一个角落,王昊也心如刀绞,站了一整夜。

    那一夜过后,他头上竟然多了许多白发。

    曾经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也变得颓废沧桑。

    自那以后,他没在联系过她,并将她的一切联系方式拉黑。

    原本医生说他只能活不到一年,但是,他却凭着顽强的意志,活了五年,他不想死,他和命运做着抗争。

    但是,他终究没有挣脱命运的束缚。

    五年后的今天,他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所以,他来了。

    他只是想看她最后一眼。

    他也想去看看远方的父母,但他更不想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

    “轻尘,对不起,爸妈,对不起。”

    他跪在了角落,他心有不甘,他……还想听听她的声音,不过,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该再去打扰她。

    最终,他心中的不甘战胜了那个反对的声音。

    “五年了,她的手机应该早就换了。”

    他抱着试试的态度,掏出了破旧的手机,拨打了那个已经被他熟记于心,却早就被拉进黑名单的电话。

    他将这个号码拉出了黑名单,拨了过去。

    通了,他心中忐忑,却又激动,最终,内心逐渐归于平静。

    “你这混蛋……”还是熟悉的声音,他却能听出这声音在颤抖。

    “轻尘……好好活着,希望下辈子,还能遇到最美好的你!”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他已经听到了她的声音,这就够了。

    人,要学会知足。

    他笑着,闭上了眼睛,走得很安详。

    他,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听不到转角之外,有个女人正在嚎啕大哭。而女人亦不知,角落有具尸体逐渐被越来越大的雪淹没。

    “麻麻。”那小女孩惊慌失措。

    “宝贝,你爸爸他就是个混蛋,他就是混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