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另外一些人也附和道:“召回本教战神,确实是当务之急。”

    “战神正在新婚之间,是不是……”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白色羽裳的绝美女子,她声音听起来很恬静。

    能够和掌教护法们共坐一堂,说明她绝不是年轻一辈中人。

    她的容颜,却依然保持着巅峰,任谁初见她,也怕是会惊为天人,,羽裳难掩其丰腴的绝妙身材,堪称完美,根本看不出年龄。

    只是,那略微忧郁的眼神,以及不属于青雉的少女的成熟风韵,让人明白她并非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在场之人,虽然都算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但是看着这女子,神色间依然还有一丝炙热。

    护脚长老萧天池道:“此事关乎大陆存亡,这些儿女之事,又何足挂齿,我相信本教战神深明大义,孰轻孰重也能分清。”

    战神还在新婚蜜月期,这些根本不是他们该考虑的事。

    那成熟的绝美女子想了想,皱眉道:“为了大局,我无法反对,既然如此,掌教尊者,我想请求一件事。”

    掌教穆鸿道:“夜护法请说。”

    绝美女人说道:“汉朝的事情相信你也清楚,战神若是离开我那孽徒,他估计是举步维艰,我想这时候,他需要我,所以我想暂时抛开院中事务,偷偷的保护他。”

    这时候,有一个看起来颇有些尖酸刻薄的中年女人讥笑道:“夜千绝,你是不是杞人忧天了?虽然你那徒弟是个废物……”眼看夜千绝面色变了,就欲翻脸,这女人却依然不在意。

    她依然面带怪异笑容道:“中域诸国,谁敢轻易发起战事?他能有什么危险?本教战神离开了你那爱徒,他身边顶多缺了一个暖床的女人,你去能干什么,难道还能帮他暖床不成?”

    随着她这话说出来,夜千绝气得脸蛋通红,而其他一些人,则是面色微微露出了一丝难以琢磨的笑容。

    夜千绝在医道中的造诣颇深,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她只有两个徒弟,一个徒弟前些年失踪不见,而另外一个徒弟,就是王昊。

    大徒弟失踪之后,她没有再收徒弟,因此,这些年,药宫只有她与王昊。哪怕是师徒之间,孤男寡女,也终究传出了些风言风语。

    夜千绝知道,这本就是无中生有之事,仅有的一次有,也是意外……除了那次,他们师徒之间是绝对纯洁的,如今这个女人阴阳怪气的如此说,夜千绝怎么可能不气。但是,她还无法解释什么。

    解释等于掩饰,这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她若解释,这些人反而更加得寸进尺。

    夜千绝看着那女人,缓缓的开口道:“马蓉,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了你这张臭嘴?”

    两人走的道路截然相反,夜千绝医道高深,号称医仙,而这阴阳怪气的女人,擅长用毒,号称毒后。

    夜千绝一直以来都是受万人追捧,而这马蓉,却是遭人憎恨。

    马蓉也因为自己的嫉妒心,处处与夜千绝作对。

    夜千绝真有撕了这女人臭嘴的冲动。

    马蓉根本不惧,继续嘲笑道:“我看呐,有的人说什么其他的都是借口,想去与情郎长相厮守是真吧?”

    “你想死?”

    “呵呵呵呵,说到你的痛处了?”

    “如果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夜千绝陡然气势攀升了一截,马蓉神色微变,但也不甘示弱,手掌中成爪,爪间有呲呲作响的紫色毒雾。

    “够了,莫不是因为你们都成了护法,就敢无视院规了?”

    随着掌教一声吼,两个女人倒是没有再多说。

    掌教也没再追究,他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就皱眉道:“如今这天下风起云涌,连续有天地异像,或有大事发生,夜护法是我太玄院的中坚强者,这时候离开,怕是不妥。”

    夜千绝倔强道:“还请掌教放心,我既是太玄院中人,在太玄院需要我时,我就会随时赶回太玄院,但此事,还请你务必应允。”

    “既然如此,那就依你所言。”

    护教长老萧天池道:“掌教,此时院中事务繁多,而夜护法的重要性也不用多说,这样的时刻,怎么能让她离去?”

    夜千绝看着萧天池,冷笑一声:“以前不知是谁说过,我只是无关紧要的人物,怎么,现在我就重要了?”

    萧天池却道:“夜护法,不管往日我们有何恩怨,现在却是该同心协力的时候。”

    夜千绝却懒得与这人多说一句话了,厌恶的看了一眼萧天池,“收起你那副假惺惺的样子吧,既然掌教应允,那我就告退了。”

    夜千绝回到药宫之后,收拾了一番,就凌空一跃,跃上了高空,身影很快就闪烁不见。

    夜千绝走后,这会议也就散了,萧天池与马蓉站在太玄院的中央的高塔之巅,目睹了夜千绝的离开,脸上的表情各一。

    萧天池皱眉不语,许久才有些不确定的道:“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去那个废物身边,由她在身边,恐怕是个变数。”

    马蓉却却在神色间涌出一丝邪意。

    她笑道:“自古以来,门派最忌讳师徒有不伦私情,如果坐实了这对师徒之间的那种关系,他们恐怕活不了。”

    萧天池淡淡的看着她,“你应该知道,那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无中生有?谁知道呢?”

    看她的样子,萧天池疑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既然这狐媚子不知廉耻,自己要跑去与她那废物徒弟相会,那么,我们何不推波助澜,让他们成了好事?”

    “现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可别胡来。”

    马蓉非常自信的扭着腰肢离去,头也不回的道:“放心,我自有分寸,其实,我早有布置,就怕这贱女人不去找那小东西。”

    看马蓉信心满满的样子,萧天池陷入了思考。

    王昊丝毫不知自己的美人师父即将成为自己的护草使者。也不知道自己的新婚皇后即将离去。他依然在御药房中忙碌着,他要在拜访诸国之前,生产出第一批产品的样品。

    不久之后,批量生产售卖,他就能财源滚滚。

    秦若看着王昊忙前忙后,但是根本看不懂他在做什么。她十分好奇,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在弄什么?”

    王昊故意卖了个关子,有些神秘的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秦若冷哼道:“不说拉倒!”

    只是,很快,她感觉到自己腰间的战神令微微颤抖。她神色一变,顿时拿起战神令,战神令上浮现出几个字。

    “域外战场有变,急,速回!”

    看到了教中十万火急的召集令,她立即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说不出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太玄院的召集令,她根本无法拒绝,也无法视而不见。

    但,她一刻也舍不得离开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新婚郎君。

    她咬牙,用手指,在战神令上书写了三个字。

    明日回!

    这个时候,王昊依然在认真的配置着他的产品样品,根本没有注意到秦若神色间的异样。

    秦若见他没有注意,偷偷的将战神令收了起来。

    等王昊制作出他的第一块香皂的时候,才发现秦若正痴痴的看着他,仿佛就是一个没有见过帅哥的花痴一般。

    王昊调笑道:“你这是怎么了,没见过这么俊的人吗?”

    秦若痴痴一笑。

    王昊献宝一般将这香皂拿着,“瞧瞧我这是什么?”

    秦若却一把推开,表示对这东西完全没兴趣。

    王昊懵逼,女人怎么会对这种香香的东西不感兴趣?

    是哪里出错了吗?

    他没回过神,秦若道:“我们回去吧,我要给你生个小坏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