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汉,塞外,

    距离大雁关数十里外的一片绿洲处,有一队人估摸着上千的兵马正策马奔腾,看似仓皇逃窜,在这大漠,扬起一片尘沙。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一队逃窜的兵马根本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可以说极有纪律,进退有度。

    而在这群兵马之后,还有更为浩荡的追兵。

    “尔等贼子,竟敢叛离大郑,休走!”

    这声音正是追兵中传出,尖啸无比,仿佛穿透了这一片沙漠。

    声音虽是疾厉,却不见那些追兵有丝毫的焦急。这两队人,总是保持这一定的距离,看起来,有些诡异。

    绿洲处一个小土丘后,两个汉军斥候神色凝重的观察着这一幕。

    常年在塞外的斥候,洞察力绝非常人可比,两人都觉得有些异常。

    年轻斥候开口道:“老大,这些逃跑的,是郑国叛军?”

    斥候队长确实皱眉不语,观察一会之后道:“有些不对劲,恐怕有诈,你速去禀报将军,我再观察一阵。”

    “诺!”

    斥候蓦地消失在原地,只在黄沙中,留下疾行的痕迹。

    待那斥候走后,突然,斥候队长处出现了几个人。

    这几人突然撒下一个大网,斥候队长面色大变,反应也是迅速,突然遁地欲走,却陡然发出一声惨叫。

    他的尸体,也突然从沙层中飞射出来。

    而之下,一个手持长刀的男子显现,嘴角洋溢着邪意的笑容。

    “汉朝这些斥候,也不过如此嘛。”

    雁门关。

    大汉守军士兵依然庄严肃穆,守护着大汉边陲。

    突然见己方斥候慌乱而归。

    士兵们生疑,却随之,在关外那一片广阔的大漠中,隐约传来马蹄与战兽声音轰隆作响,那狂沙,遮天蔽日……

    他们面色大变。

    城关之上,守将花境空本在与一个英气十足,却有些难辨性别的士兵说些什么,突然见此一幕,顿时面色大变。

    花境空大吼一声:“戒备!”

    顿时,雁门关为数不多的守军们,瞬间就做好了防守的准备。

    花境空神色虽然焦急,但还是对那清秀而不失英气的士兵说道:“木兰,情况紧急,你马上离开这里!”

    “我心意已决,绝对不会离开的,叔父,你若是不答应木兰留守边疆,木兰自己留下便是,叔父不用管我。”

    “胡闹,这从军打仗,本是男儿之事,那轮得上你们女人?”

    “叔父莫要瞧不起女人,你这些兵,还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呢,而且我是代父从军,你若不同意,那就让你的亲哥哥来边疆受这苦吧。”

    “我……”花境空一时语塞。

    他知道自家哥哥花弧的情况,自小体弱多病。

    自从先皇王晴阳将驻守雁门关的军队抽调许多之后,花境空心中危机感大增,就大力的在自己家乡招募军队。

    花境空的大哥,为了以身作则,硬要前来边关驻守。花木兰自然不希望自家父亲去边关送死,再加上从小就佩服自家叔父,这一次,她偷偷的留下书信,要代父从军,前来雁门关投靠了叔父。

    花境空见自家这侄女如此执拗,却拿她无法。

    不得已冷哼道:“哼,大汉边关军士,无一不是经过层层选拔的精英士兵,你不离开可以,但是你必须要跟在叔叔身边,叔叔先看看你有没有能力驻守这边关。”

    “多谢叔父。”

    花境空已经无暇理会花木兰了。

    “报!”

    这时候,斥候到来。

    “禀将军,关外有一队追兵与逃兵,但或有蹊跷!”

    斥候刚刚说完,黄沙弥漫的那片天际,突然就出现了。

    见到这一幕的花境空,顿时皱眉道:“确实有蹊跷!”

    号角声响起,烽火台狼烟也冉冉升起。

    很快,前面逃命的那队军队已经到了雁门关外,而后的追兵,似在忌惮着什么,停留在了一定距离,不敢轻举妄动。

    眼看前面的逃兵就要进入禁止线,花境空运足了功力,大吼道:“何人敢闯大汉边境,止步,再进一步,杀无赦!”

    同一时间,城关之上,弩箭手已经将弩箭上膛,瞄准了下方,防御所用的滚木火油等已经准备就绪,战斗一触即发。

    “我乃大汉骑都尉宇文城,受先皇之命前往郑国执行任务,如今任务失败,被郑国追杀,还请将军放行!”

    说话的,是逃跑的那一队军队中的一个男子。

    这男子身着盔甲,却颇为狼狈,仿佛受了重伤。

    后面的那位追兵的首领,似乎这时候有些着急了,也运转功力,用极有穿透力的声音道:“这人不是你们汉朝的骑都尉,而是我们郑国的叛徒,久闻汉朝花将军慧眼如炬,恐怕不会看走眼。”

    “我有大汉骑都尉令牌为证!”

    随之,那自称大汉骑都尉的男人向城墙上丢出一块令牌。

    花境空看着这令牌,皱眉道:“确实是骑都尉的令牌!”

    若这人真的是大汉的骑都尉,受先皇之命执行任务失败,那么,自己还真的无法见死不救。

    但是,他总觉得此事极有蹊跷。

    这对于他,确实是两难的抉择。

    若他选择视而不见,若那人真的是大汉骑都尉,真的去郑国执行特殊任务,他或许手中掌握了些什么东西。

    到时候,真被郑国抓回去,那么对于汉朝来说,或许不是好事,到时候,是他花境空见死不救,他脱不了干系。

    但若是有诈,整个雁门关就危险了,雁门关,是西北的一道门户,若雁门关破,雁门关守军全军覆灭都是小事,西北大地,会有多少大汉百姓将流离失所,命丧黄泉。

    这时候,花木兰说道:“叔父,这些人有诈。”

    花境空虽然觉得不妥,但也没有发现太多的端倪,下意识的问道:“你看出来了?哪里有问题?”

    “大汉骑都尉,是大汉天子身边掌握羽林骑的指挥官,是一位非常神秘的人物,他的任务是保护陛下的安危,除非大汉无人,若是不然,去郑国当卧底执行任务的还轮不到他。”

    花木兰充满自信,眼神略微不屑的看着下方那人,犹如看一个跳梁小丑,那人在花木兰的眼神下,心中咯噔一声。

    花境空想了想,却迟疑道:“这只是你的推测,但,骑都尉是陛下最信任的人之一,若是真有特殊任务,交给他,也不是说不过去。”

    花木兰神色却异常镇定,“他若真的是骑都尉,若真的有那样的特殊任务,竟然还当众说出来,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给大汉带来多少麻烦吗?他这样的行为,足以挑起两国的战争,在我看来,大汉骑都尉,不至于这么蠢,真若是他,也死不足惜。”

    “哈哈哈哈,好,谁说女子不如男!”

    花境空微微感慨一声,周围的人,看花木兰的神色,变得不太一样了。随即花境空目光沉凝的看着下方道:“我大汉骑都尉早已经战死,不管你是何人,竟敢冒充大汉骑都尉,都该死!”

    “杀!”

    随即,花境空一声令下,弓弩手万箭齐发。

    而下方那些人,似乎早有准备,在万箭齐发之时,他们已经做好了防守的准备,显然,他们早已留有后手。

    边关战争爆发,消息,很快就传回了帝都。

    花境空自然不会隐瞒一丝一毫,将花木兰识破敌军奸计的事情也说了出来,王昊在上面,看到了花木兰的名字,顿时心中松了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