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太尉提出,自己将以身作则,请求朝廷削减自己的俸禄。

    王昊却假装一脸愁容,“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太尉大人却能在这样的时候请求朕削减你的俸禄,真是让朕刮目相看,但是削减你一个人的俸禄,如杯水车薪,又有何用?”

    大将军杨晖黑着脸,也道:“陛下,臣也请求削减俸禄。”

    “大将军高义,但是,这,这怎么使得……”

    有这两号人带头,其他人自然吩咐请求皇帝陛下削减他们的俸禄。

    但王昊并不同意他们的请求,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义正言辞表示自己绝对不能做出这么畜生的事情。

    然后,诸位大臣跪下来,纷纷请求王昊削减俸禄。

    “哎呀,诸位爱卿,朕不会答应你们的。”

    这时候,不但其他人,就连太尉与大将军都气得差点吐血。

    过了啊,表演过头了。

    杨晖满头黑线道:“既然陛下不答应……”

    不过不待他说完,王昊立即道:“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诸位爱卿,朕都完全没往这上面想,朕没想到诸位爱卿竟然还有这么高的觉悟,大汉有尔等为臣,何愁不兴。”

    王昊一脸的感动,就差掉泪了。

    朝臣们嘴角微抽,你敢说你从来没往这上面想?

    这时候,羽林卫前来向王昊禀报,外面的人已经到了。

    王昊点头,对那羽林卫吩咐道:“带她们入冷月宫,朕随后就到。”

    顿时面色一正,对这些大臣道:“既然大家都一致请求朕削减俸禄,朕也不好推辞,那么今年年初算起吧,大家看一下该削减多少,就如数的上交到国库吧。”

    这啥意思,大臣们懵逼了。随即,他们反应过来,从年初算起,意思不就是说,大家还要从自己兜里拿钱?

    还有这样的骚操作。

    他们哪能想到,自己就是想来劝劝陛下别做傻事,反而被他给算计了,他们只能心底嘀咕,会玩,陛下会玩。

    王昊又道:“至于香皂的事情,找小桂子,朕先说好,每人只卖两块,多了不卖,这一次,朕就给你们打五折。”

    不待大臣们多说,王昊从这朝阳殿中离开。

    众位大臣们见到王昊潇洒离去,哭笑不得。

    他们都被王昊的康概给感动哭了,都准备削减我们的俸禄了,就不能多送一块香皂,让我们心里多一点安慰吗?

    只不过,并没有人因此而埋怨王昊,相反,他们对王昊真的刮目相看了,狠起来连自己人都坑,以后哪国还能从大汉手里讨得好处?

    王昊离开朝阳殿之后,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径直走向冷月宫。

    大汉皇宫浩大,绝对衬得起大汉皇朝的牌面,就算是从小生活在此处的王昊,也可能会迷路,只是对于冷月宫,王昊是熟门熟路。

    冷月宫本就地势高远,宫外格外开阔,山石景观浑然天成,小山丘上,形成了一个天然的观月台,夜间可观月。

    观月台前有碧水荡漾,波光粼粼的小湖,夜晚之时,幽月印在上面,如双月玲珑,却又显得清冷,所以名为冷月宫。

    王昊很喜欢冷月宫,在很小的时候,王昊就喜欢与秦若在这地方看月亮,对这地方自然十分熟悉。

    当王昊到此处的时候,那些青楼的头牌们已经到来了。

    王昊笑意盈盈的看着这些美人。

    确实,能够成功帝都这些青楼的头牌,虽然很多都不是靠颜值出名,但,她们本身的姿色都是不俗的。

    这一群莺莺燕燕到来,倒是与冷月宫的百花都有些失色了。

    在王昊打量她们的同时,她们也在观察着王昊,这些青楼头牌女子们眼中,此时的王昊却同样犹如她们心目中的那位最想拥有的完美男子。

    他身穿的,是那一身定制的皇袍,将他修长颀长的身躯衬托得完美,而他本就出身于皇家,贵气与雍容浑然天成,还有他嘴角勾起了那一丝还未消散的笑容,让他又多了些邪意之美。

    叶绾绾妙目中,看着王昊的目光多了异样。

    而最为失态,是陈媛媛。

    在见到王昊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什么是一见汉帝误终身。

    她知道,自己完了。

    这些女子都是身在烟花柳巷之地,她们见过的男人数不胜数,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王昊这般的男子。

    他或许不是她们见过的最俊俏男子,但绝对是最有魅力的男子。

    似乎,跟了这样的男人,自己应该是受祖辈庇荫了吧。

    王昊也并非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也对王昊仅仅是好奇,眼神中对他甚至还有着几分抗拒的女人。

    自然就是之前与心爱的男子一番生离死别的那个女子。

    王昊自然不知道这些女人心中所想,冷月宫的十里长亭中,有不少石桌石椅,王昊让她们都坐下。

    “诸位都是客人,不用拘谨,都坐,都坐。”

    王昊在面对她们之时,并没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反而很温和,对她们也十分尊重,这让她们十分意外。

    好几个青楼头牌平时也是万人追捧,但是,见到王昊之后,却依然不敢正眼看他,只敢偷偷的看他,脸蛋还有些红。

    其他人在王昊面前或多或少都有些拘谨,叶绾绾却没有丝毫放不开,反而释放自己的雌性魅力,妄图勾引在场的唯一一只雄性生物。

    叶绾绾这时候目光流转,媚光四射的看着王昊道:“咯咯咯,陛下,我们才分离一夜,你就想人家了吗?”

    但王昊不为所动,淡淡的问道:“这位是?”

    叶绾绾脸上的媚态顿时凝固,这坏蛋,一定是故意的。

    从来没见过叶绾绾有如此窘迫的时候,另外几个女人差点忍不住笑出声,但是,她们毕竟是不敢笑的。

    叶绾绾顿时不说话,只是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狠心将她抛弃的负心汉一般,让王昊只觉得头皮发麻……

    女人,惹不起,惹不起。

    事实上,虽然这个女人确实是个尤物,但他对她,其实真的没有太多想法,因此,自然也不会对她太过于关注。

    昨天王昊出现在曼歌妙舞坊的事情陈媛媛也听说了,她知道王昊认识叶绾绾,王昊对叶绾绾如此,看似拂了叶绾绾的面子,其他的那些女子或许觉得好笑,她却笑不出,她反而觉得这是打情骂俏。

    昨天叶绾绾对秦若发出的挑衅,那般的豪言壮语,众多人在知道王昊的身份之后,只觉得她说的是戏言。

    但是陈媛媛看到叶绾绾的眼神之后,却不觉得她是戏言。

    她目光思索中,逐渐变得坚定,她心中发誓,“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输给你,他是我的,一定是我的。”

    当她目光再次转向王昊的时候,已经爱意绵绵。

    王昊感觉到了这目光,微微转头,刚好对上了陈媛媛那柔情蜜意的目光,顿时觉得浑身一颤,他只觉得这妹子,长得太美太清纯了些,看自己的目光也太火辣了些,恨不得将自己给吞了,好可怕。

    他暗自腹诽,难道自己真的魅力突破天际了吗?

    王昊不再管这些目光,然后让人将香皂呈上来。

    “朕今天让诸位来,其实是想送个东西给你们。”

    叶绾绾像是受委屈的小媳妇一般,嘟着小嘴,根本不接。

    王昊见此,苦笑道:“绾绾妙人,你为何不接?”

    叶绾绾委屈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王昊虽然不太懂这些女人,但是也知道这叶绾绾在使小性子,又不是自家女人,他当然没必要惯着。

    王昊摸了摸额头,然后道:“既然绾绾妙人不要,那就算了。”

    叶绾绾:“额……”

    陈媛媛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陛下真是有趣呢,若是遇到其他男子,谁能够拒绝叶绾绾这般撒娇,他倒是仿佛一点都没有在乎她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