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岛智子降低火炮射击角度的策略给急速推进的特战团一营攻击部队造成了部分损失,但也让炮兵联队完全丧失了炸毁48门火炮的机会,在低角度炮射,一营阵地前沿火光冲天,烈焰翻滚,碎石飞扬的同时,穿插的汉风特种部队已经从侧面日军兵力调动产生的空隙中水银泻地般的冲到了炮兵阵地侧翼。



      林子眼尖,一眼就看到挥舞着指挥刀撕心裂肺的指挥炮击的小岛智子。



      “掷弹筒,九点钟方向有日军指挥官,四发急射”林子大声的呼喊着掷弹筒手。



      两名掷弹筒手快速敏捷的架好掷弹筒,目测方位角度。弹药手手脚眼快的填入掷弹筒炮弹。



      “咚咚咚咚”两具掷弹筒各自急速连射出两发炮弹。



      四发掷弹筒炮弹先后穿破浓烟烈火飞向小岛智子方向。



      日军炮兵阵地震耳欲聋的炮射声完全隐盖住掷弹筒炮弹弧线砸落的音啸,直到炮弹临顶,小岛智子才被台风巨啸一样的嘶嘶声惊厥。抬头就听到划破耳际的呼啸声,落地爆炸声中,气浪翻卷,炮弹爆炸碎片加隐在漫天烈焰中无规则放射状四溅散飞。小岛智子连同自己躯体、指挥刀和身边大队长鸠尾均田大卸八块腾云驾雾般抛射向天空。赤目猩红,内脏肠肚抛洒在七八米远,连着小岛智子手臂的指挥刀被抛石机抛出一样呜呜旋转着飞出十来米切入一门94式75mm山炮炮手拉动炮绳的手臂上。



      锋利异常的刀刃在冲击破余力的催动下切豆腐般削断准备拉动炮绳炮手的右臂,炮手使拽动炮绳,没有习惯性震耳欲聋的炮响,只感觉一种冰冷的凉。



      一阵剧痛突然间延伸在五腹六脏遍布全身的神经单元。炮手诧异的看着眼前和身体分离,紧紧攥着炮绳的右手和手边抓着指挥刀的残臂。



      鬼哭狼嚎的一声惨叫中,断臂鲜血四溅,狂飙怒射,炮手转身亡命的开始逃跑,整个炮位填充手和弹药手都被血腥诡异惨厉的一幕压垮神经,四五个人尾随炮手不顾一切的逃跑。



      掷弹筒炮弹不断的掉入炮兵阵地,携带起血雨碎肉,狙击手远距离开始射杀弹药手、填充手和炮手,整个汉风特种部队成员在林子和金锁、大力、石头带领下如四条暴戾的眼镜蛇从侧翼成四组楔入日军炮兵阵地,在战斗力低下的炮手、填充手、弹药手人群中,特种部队就像是嗜血的猛虎巨兽,轻而易举的收割个一条条出现在视线内,枪口下的日军炮兵性命,外延到处是狼奔豕突,左躲右藏的日军炮兵,阵地上喊杀声,惨嗥声,亡命声,汤姆逊冲锋枪连射声交织融汇成一片死亡音域。外围日军投鼠忌器,不敢盲目射击,汉风特种部队在日军炮兵阵地中心璀璨开花,绽放出一朵战地烈火硝烟,浩气长存的胜利之花。



      先前逃亡的日军炮手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在汉风特种部队猛虎出笼般的攻击中,日军炮兵首先溃逃,林子一边命令绞杀拿着南部手枪负隅顽抗的少数日军炮兵,一边安排成员护卫炮兵阵地,决计不能给日军引爆炸弹,炸毁大炮的机会。



      看到炮兵阵地烈火硝烟一片,惨嚎嘶叫彻耳,在失去阵地炮火支援后,特战队冲破内线最后一道防线,二营、三营和四团秋风扫落叶一般横卷顾此失彼,早就被一营如风一样穿透的战线,到处都是特战团和四团咆哮着火舌的战士,满地皆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日军残余部队。



      至此,固守在青阳县城的牧野联队和盐田联队炮兵阵地首先失守,盐田联队赖以保命的法宝全部落入汉华军之手。



      炮兵阵地的失手,宣告了牧野联队和盐田联队的覆灭正式开始。



      防线散乱,丧失斗志的辎重兵战线很快被薛语嫣成耀东率领的特战团和四团切菜砍瓜般冲毁,烈火翻滚中,薛语嫣披着一身硝硝烟英姿飒爽,面含煞气的出现在林子和特战团一营战士视线中。



      顾不得查看一门门犹散发着硫磺火药味的山炮、野炮,薛语嫣健步如飞,走到林子和特战团一营营长祖国荣面前。



      “队伍伤亡怎么样?”关心队伍伤亡的薛语嫣首先发问道。



      “报告团长,汉风小队伤亡12人,三营伤亡100余人”整个汉风小组和特战团一营冲击在进攻队列的最前沿,虽然一早就潜伏在日军炮兵阵地边线,但是身处防御圈内,汉风特种部队和特战团是一营还是遭受了严重的伤亡。



      听着伤亡数字,薛语嫣内心直哆嗦,都是心头肉呀,汉风特战队绝大部分成员都是出自特战团,一下伤亡100余人,从身上割几两肉都不皱眉的悍将红颜听闻伤亡数字内心黯然。



      “都是好样的,保护好炮兵阵地,分散一部分兵力追杀残存日军,其余人马转攻青阳县政府”薛语嫣命令到。



      “是,团长”林子和祖国荣高声回复道。



      战斗整整打到深夜,牧野联队和盐田联队残存的一千余名日军完全被压制在以县政府被中心方圆一公里范围内,二团、四团、特战团牢牢的在外围形成一道包围圈切断了牧野联队和盐田联队逃生的任何希望。



      青阳县政府内,收到炮兵阵地联队副队长小岛智子的战报,盐田定一失魂落魄的看着同样面色惨白的牧野四郎。



      从盐田定一的眼神中牧野四郎已经猜测到结果。



      “盐田君,炮兵阵地失守了”牧野四郎黯然失色的问道。



      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怎么会这样”盐田定一喃喃自语。



      牧野四郎苦涩的一笑。



      “是呀,怎么会这样”牧野四郎也是不得其解。



      就像已经魂归异处,在炮兵阵地联队副队长自问自语的一样:“怎么会这样,战术没有大的失误,自翻越白马塘,也足够的重视支那汉华军,可偏偏为什么局面惨败到如此”



      牧野四郎自嘲的说道:“想以身为诱,歼灭全部汉华军,料想不到却是作茧自缚,自己困住自己手脚”



      语音一落,牧野四郎神情庄重的说道:“盐田君,为帝国效忠的时候到了,军人,战死沙场就是为天皇陛下最好的效忠”



      盐田定一缓缓的拔出指挥刀:“恐怕等不到少将阁下的援兵了,为了帝国千秋万载,誓死一战”



      牧野四郎赞许的点点头。



      县政府一千余名日军绝大多数都是牧野联队残余人员,不同于盐田联队辎重兵相对薄弱的战斗力,一千多名日军自知走投无路,依靠层层修建挖掘的战壕和县政府高墙大院亡命的固守着最后一线等待援兵的希望。



      在悍不畏死的,效忠天皇的思想督使下,疯狂射击的三八式步枪、九二重机枪、九六式轻机枪狂拉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火力网,牢牢的将县政府守卫在中心,牧野联队残存的日军基本都是整个连队作战能力最为强悍,战场经验最为丰富的老兵,依托固守的阵地,三八式步枪打的精准无比,不同于牺牲在各条战线死状各异的情景,倒在青阳县政府外围阵地的汉华军战士基本都是头部中弹,整个战役,在县政府攻坚战中,是正常战役轻重伤员最少,死亡率最高的战场,98%的士兵都是被日军一枪击穿头部倒在冲锋的道路上。



      自白马塘战役开始两日两夜后,文建阳、薛语嫣、高传辉、方天浩、成耀东又重聚在一起,为了减免队伍无谓伤亡,文建阳命令各团暂停进攻。



      突然间枪声立至,盐田定一不解的看着牧野四郎。



      牧野四郎也是一脸疑云。



      一声报告,牧野联队仅存的大队长江奈大队江奈大尉一脸血污的走进指挥室。



      “报告大佐,支那汉华军停止军事攻击”江奈大尉报告说道。



      牧野四郎和盐田定一神情一震。



      “难道是支那汉华军疲军无力再战”盐田定一望着牧野四郎说道。



      “盐田君,支那汉华军绝对不会是疲兵力竭,支那汉华军军事指挥官绝对是个战术、战略天才,一而战,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不会不通晓,汉华军突然停止攻击,肯定有阴谋诡计”牧野四郎认真的说道。



      盐田定一点点头,想想也是,要是自己都不会再胜利唾手可得的时候偃旗息鼓,突然的平静往往蕴藏着更为猛烈的攻击和更为不可知的阴谋。



      “江奈君,命令部队检查弹药,所有轻伤员全部持枪参加战斗,严密注视汉华军一举一动”牧野四郎命令说道。



      “哈伊”江奈大尉领命疾走出指挥室。



      汉华军外延战线,已经聚首一起的成耀东古古怪怪的看着文建阳。



      “师长,突然停止攻击是不是有更好的消灭小鬼子的办法”已经对文建阳、高传辉、方天浩、萧飞羽等产生免疫能力的成耀东相信文建阳命令部队突然停止攻击必有深意。



      薛语嫣少见心急火燎的帮腔说道:“师长,快说说啥主意,战士们都憋着火呢?”



      看着个个脸色被渲染的漆黑一片,只有明亮亮眼眸依旧明媚,精神闪烁的众人,文建阳说道:“从日军九二重机枪有节奏的点射和三八式步枪射击频率以及阵亡战士伤口判断,残存的日军基本都是日军两个联队身经百战的老兵,如果强攻,势必进一步增加部队伤亡,日军已经被全团包围,所以我们大可不必猛冲横打,可以改变进攻方法”文建阳心疼战士伤亡。



      “师长,怎么个改变法”成耀东问道。



      文建阳把握十足的说道:“命令所有部队围而不攻,集中所有掷弹筒和迫击炮,拉几门缴获的日军山炮过来,炮轰日军联队”



      薛语嫣、成耀东灵光一闪,薛语嫣兴奋又难为情的说道:“我们在攻打日军炮兵阵地的时候在最后一道防线,伤亡不少战士,就是被小鬼子调整射击角度给造成的,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吃一堑长一智!一定要善解辩思!



      牧野联队,盐田联队覆灭之门悄然打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