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第三步兵联队大队日军和五团战士血雨腥风,狂飙怒射的射击中,无数的金属弹丸汇聚成夺命寒流吞噬着双方性命,打疯的日军直接在浮尸阵地的同伴尸体上架起九六式轻机枪或者依靠尸体充当掩体三八式步枪亡命的射击。



      掷弹筒开始越来越密集的炸响在阵地前沿,不断有吐着火舌的重机枪在掷弹筒炮弹的轰然炸响中掀翻到空中。



      吴求剑和郭凯明皆是杀红了眼,虽然日军被牢牢的按在阵地前沿100米以外的距离,但是日军的攻击就如怒涛狂浪,在平缓的坡面上一波一波的日军踩踏着几乎被打成肉泥的尸体嚎叫着向山顶发起冲锋。



      五团承受了惨烈的损失,三个营长牺牲一名,轻伤一名,营队连长近乎一半或伤或亡。秋永寿和小池安之同样是内心翻云覆雨,五内震惊,短短半个多小时时间,攻击汉华军阵地的一个大队兵力近乎被打成残废,大队长被狙击手击中面门半个脑袋不翼而飞,中队、小队长90%被射杀在枪林弹雨中,重新攻击的一个大队依旧被支那汉华军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和瓢泼大雨般的射击牢牢的压制在距离汉华军主阵地100米的区域前进不得。



      这还是之前在中国战场遇到闻风而逃,毫无斗志的中国军队吗?



      五团阵地所有战士都承受到空前的压力和日军窒息般的进攻,朱赤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要从咽喉中蹦跳出来,心扑通扑通的跳动声战鼓一样在胸腔咕咚,剧烈的奔跑导致极度的缺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终于冲上了五团阵地!



      首先是战前后方帮运弹药救治伤员的五团战士发现了密密麻麻,越来越多手挺钢枪,双目冒火的三团战士。



      “兄弟们,杀鬼子呀,援兵来了”后方的战士敞开嗓门大吼道。



      一股声超滚滚激荡向前沿阵地。



      “杀,杀鬼子,援兵来了”听到后方战士的呐喊,听到声音怒射不已五团前沿战士无不士气高涨,精神大作。



      “团长,来援兵了,是朱团长”郭凯明看到冲出硝烟,越来越近的朱赤。



      “太好了,着小子怎么来了”吴求剑高兴说道。



      “朱赤”郭凯明大声呼喊着。



      气喘吁吁的跑到吴求剑,郭凯明身边,吴求剑就急忙说道:“萧团长派你来的”



      朱赤点点头:“是呀,日军炮击一开始萧团长就说鬼子主攻方向在你们这边,抽调了一营、二营让我增援你们”



      吴求剑、郭凯明眼圈一热,内心暖和。两个营队,这可是三团一半的人员。50%的战斗力。



      这让在国军战场历经救援不力,明哲保身之苦的吴求剑和郭凯明唏嘘不已。



      “吴团长,让兄弟们扯下来,休息休息,铁人都吃不消了,阵地交给我们”朱赤诚挚的说道。



      看到吴求剑眼神依旧有一丝的犹豫和迟疑不决,朱赤继续说道:“萧团长说高师长、四团已经抵近日军联队后围,马上就要发动反攻,兄弟们不休息就攻不动了”



      朱赤如此一说,吴求剑自然允许,三团一营、二营和五团战士开始换防。



      扑入战壕的一营、二营战士对着身边脸色污秽,衣衫褴褛的五团战士说道:“兄弟,好样的,休息休息,阵地交给我们”



      感人心扉的一幕是很多五团重机枪阵地的机枪手打的全身肌肉痉挛,双脚麻木,硬是被后撤的战士连同重机枪一起抬下阵地。



      挥泪进入五团阵地的三团战士怒吼声中,阵地狂浪一样的射击声突然大作,弧光电闪的焰火耀人夺目,更为密集和凶猛的弹雨飞舞流星席卷向日军冲锋队形。



      突然之间龙卷风一样狂澜而起的射击波让冲击的日军猝不及防,顿时伤亡大片。三团战士是汉华军老班底,汉华军大大小小的战斗无一遗漏全部参加。如果比单兵作战能力,三团的战士高出五团不止一点点,比较同样装备的美式枪械的熟知度,三团也是远远超出接触美式装备不久的五团,同样避弹战术动作,三团的战士做的是娴熟老练。M2勃朗宁重机枪在三团战士射击手里面简直就是人枪合一,火舌所到之处,日军成排成排的打成滚地葫芦。



      姜还是老的辣!



      轻重机枪手不断射击,不断变换机枪阵地,在保持火力的持续性的同时又最大化减少了重机枪被日军掷弹筒炮弹炸的人飞枪毁的损失。



      很快攻击的日军就感觉到不一样的变化。



      支那汉华军阵地不但火力没有丝毫的削弱,反而是越来越烈,枪打的越来越准,轻重机枪射击刁钻狠辣。



      日军的伤亡直线上升。



      一直在朱赤身边观战的吴求剑和郭凯明由里及外,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服从性堪称翘楚的日军一波一波踏着同伴尸骸残体,飞蛾扑火般投向五团阵地耀眼璀璨的弹雨流光。



      战役深陷在一片尸山血海和日月无光的焦灼中。更换下来的重机枪枪管甚至能引燃焦木、弹药箱,很多战士双手十指都麻木失去了知觉,机枪手肩甲被后坐力冲撞力撞击的发麻发酸肿胀。



      浓雾般的硝烟下,日军尸体横卧盈野,掷弹筒炮弹、M2迫击炮炮弹雨后春笋般炸响在双方战线阵营中,人群里,废墟间不断的绽起一圈圈涟漪般的炮弹爆炸的冲击波,一道道战壕中,一营、二营战士暴风骤雨般的狂飙这一道道烈火白弧,进攻的日军拼死朗朗跄跄的踩着同伴是尸体和血凝成块的焦土一波一波栽倒在纵横闪烁,密不透风的火力网中。



      小池安之和秋永寿也感觉到了五团阵地不弱反盛的异常。



      “八嘎,到底怎么回事情”小池安之恼羞成怒。



      小池安之和秋永寿已经没有机会去分析思考到底是汉华军撒豆成兵还是神兵天降。王学兵炮营残存的九二步兵炮开始全力向日军攻击战线发出震耳欲聋的炮击。自石门高内的炮营阵地,一道道九二步兵炮发射的炮弹拉曳的气浪魏然壮观,呼啸声彼起彼伏,炮弹准确的落在日军距离五团阵地100米的日军攻击线上,落地爆炸,一朵朵钢铁莲花间夹杂着无数的碎肢残骸,血雨雾气。整个日军攻击线被一片火海笼罩,成赤火炼狱。



      紧接着,炮弹落弹点延伸缓缓自山坡向下移动,就像一道火墙,一条火龙,所到之处,势不可挡,所向披靡。留下无数断尸残体,焦土碎木。



      “八嘎,马上反击,压制支那炮兵火力”秋永寿暴跳如雷。



      没等到命令行之有效的传达到联队炮兵阵地。日军后翼突然响起密不透风,彻天彻地的射击声。



      突入起其来的攻击令秋永寿和小池安之如云坠雾,倒地怎么回事情,怎么后翼间突然枪声大作。



      就在王学兵炮营全力开火的时候,高传辉、成耀东带领的二团三营和四营,成耀东四团千钧一发之际赶到了日军后翼,六个近乎加强营的兵力排山倒海般发动山呼海啸的攻击。



      包围圈终于形成合拢。



      石门峡五团、三团,一团阵地士气大振。



      “兄弟们,小鬼子末日到了,杀“



      “杀,打鬼子”各种怒吼声狂浪一样卷起。



      原本就被王学兵炮营九二步兵炮炸的晕头转向,损失惨重的日军大队终于支持不住,开始潮水一样后退。



      “报告大佐,后方出现大量支那汉华军军队”联队副联队长心急火燎的向秋永寿报告道。



      身后突然出现的喊杀声和密集如鼓点的射击声以及五团阵地绝地反击让日军终于出现慌乱的迹象。所有日军惴惴不安,瞻前顾后,凶残如兽的眼光中一丝丝惶恐身不由己的出现在眼眸中。



      一颗火亮的信号弹被高传辉打上了烟云密布的天空。



      汉华军自建军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围歼战在石门峡骤然爆发。一团阵地、五团阵地、三团阵地倏然人浪如山。



      “杀,给死去的兄弟报仇”



      “杀,打鬼子”



      狂怒声如龙卷风般山呼海啸响起。



      一团、三团、五团、四团、二团三营和四营,共计17个加强营的兵力狂风暴雨般的向日军发起了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致命攻击。



      “八嘎,上当了,小池君,我们被包围了”秋永寿听着漫山遍野的喊杀声惊骇的说道。



      小池安之心凉如冰,汉华军尽然做到了一个月时间内让万余人的战俘脱胎换骨,浴火重生,石门高阻击,是为了给青阳县城的军队创造时间。不出意外,身后出现的支那汉华军部队定然是从青阳县城撤离战场,包抄而来。池州到青阳县城石门高一条道,怎么做到翻山越岭,神不知鬼不觉的迂回包围?



      步步为营,围点打援,一招套一招,一环扣一环,精密算计。



      冷汗淋漓,不由得小池安之惊恐,支那汉华军不是穷叮当响的游击队,也不是一击即溃的国民党,接近一日的攻击让小池安之和秋永寿更加直面的了解汉华军作战能力。这是不损色于帝国勇士骁悍的作战部队。敢于正面和帝国军队堂而亮剑的部队。四面受敌,绝对不是好兆头。



      从漫山遍野的喊杀声和密如透风的枪炮声,小池安之和秋永寿判断参与围攻的支那汉华军人数绝对在自己损伤惨重的两个联队之上。



      情况急转直下,小池安之和秋永寿不得不慎而对待。



      现在不是怎么攻击汉华军,占领阵地的问题,而是如何全身而退!



      小池安之立刻给远在池州的波田重一少将发送电文,一边立刻收缩兵力,前队变后队从尚未站住脚跟的四团、二团一营、二营方向发起突击。



      小池安之的当机立断给了日军两个联队喘息之机。性命攸关,生死搏斗,日军凶残的兽性完全被击发出来,在第一步兵联队一个大队断后掩护的情况下,残存的日军同样密密麻麻,嚎叫着卷起一股土黄色的人浪卷向汉华军四团、二团三营和四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